当前位置:
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红土新闻
(红土印象)养生圣地 阴坡印象
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4-20 15:43:00     来源:    投稿邮箱:htxw8888@163.com

  撰文/黄银芳    摄影/吴星星  胡 胜   黄银芳 

  

(无限风光在深山)

  

(深山小桥)

(养生植物)

(羊角山一角)

  红土乡大岩村阴坡组,距集镇25公里,山狭路陡人稀,不通公路。阴坡人,喝山泉水,吃农家肥种的粮食和蔬菜,人均寿命78岁以上,现有7名80岁以上的老人,付大姐95岁,耳聪目明,刘光新85岁,还能背动80斤包谷上红土溪去赶集。

  舒凤阶77岁了,儿子媳妇全部在外面打工,他一个人在家还喂一头猪,八只羊子,种七亩多地。问起他的饮食起居,“每天一杯茶,兑点蜂糖,一天到黑三顿饭,神清气爽的。茶是在自己山上采的野茶,蜂糖是自家的土蜂蜜满山采的野花粉。”他有些得意地说。

  春到阴坡看百花开,夏到阴坡在汪家河摸鱼,秋到阴坡赏满山红果黄叶,冬到阴坡听泉水从积雪中哗哗地流过的声音,烤着柴火吃着烧洋芋听阴坡人道古说今。这里没有农药蔬菜、没有化学污染,原生态的美景、原生态的生活方式,犹如世外桃源,是阴坡人几百年集下的财富,亦是世人养生最合适的选择之地。

  阴坡,一粒不染凡尘的净土

  一面坡,就似一把娟做的扇,3平方公里,从冬竹坪到王家大山,800米的垂直落差,斜向而上,以深谷狭豁为轴,第次展开。用钉耙和挖锄做笔,蘸汪家河的水在高峰峻岭处点丹青。青山做骨,黄土为肤,蓄草、木为发,水为梳。汪家河,做了一架不知疲倦的水车,将它滋润得就如一个丰腴的少妇,婀婀娜娜地,千娇百媚。

  汪家河,发源于黑岩洞暗河,经阴坡转20里,汇入清江,绕得上阴坡的路时如阶梯时成陡坎。于峡口、巨石处,飞流直斜,雄宏如狮吼;于平底浅滩,则柔美秀丽,婀娜流经。

  1880年,改土归流而至的汪公、彭公、舒公,选了这以汪家河为界,与陈墙岩隔岸相守,易进难出,易守难攻的偏狭之地,自是喜静,便应了汪家河极柔之美,把这绢绣一般的“扇”,叫了阴坡。汪公沿河而居,那一条河流便叫了汪家河,舒公落脚虎棬凹,后因到彭家上门入赘,迁址冬竹坪坎上建舒家大屋场,虎棬凹后来为梅姓人家居住,称梅家凹。三姓人各据一方,在此挽草为记,与土著民互为通融,似是今日阴坡九姓人氏一百多年生发与共的成因。

  这就是阴坡,恩施市红土乡最深山处的一个原始村落, 因了一湾水,一坡灵动与生气,成就了一粒不染凡尘的净土。

  天梯与羊角山

  从汪家河上阴坡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高耸入云的“天梯”。在冬竹坪放眼向上望,只见一个连着一个延绵不断,一个比一个高的小山包昂向天立,与它周围的绿树丛林相互辉映,似仙境梦地。远看,似跨上它就能一步登天。传说过去凡赶考的秀才,必来山下祭拜,祈祷能够考个状元一步登天。久而久之,村民便叫此地为“天梯”。

  “猛虎追羊迎客松”,是阴坡最神秘的传说。转过“天梯”,来到汪家河下游三分之一处,就能见到两条形似羊角的巨石拔地而起,直冲云霄,这就是羊角山。

  传说乌州州府大人上堂办案,无故头痛难忍。乌州府便请了风水先生来看。风水相生设神坛焚香,掐指一算,对州府大人说道,在施州的一座山上有一只山羊,它的两只角紫气萦绕,直照本州府大堂,因阳气太旺,所以照得州府大人无法过堂。州府大人听说如此,将惊木堂一拍,吩咐道:“快去给我捉来。”风水先生便赶了猛虎来追,当猛虎追到羊角山前时,突然眼花缭乱,一头撞在了一颗迎客松上,顿时两腿掉进汪家河,再也拔不出来。从此,猛虎脚陷汪家河,头顶一颗迎客松,与羊角山日夜对峙,就是抓不到山羊。州府大人见此,只好亲自带了贡品前来羊角山祭拜奉贡,回去后过堂就头痛的病竟不治而愈。

  原来猛虎追来时,山羊突然变幻出无数只角,将猛虎恍得眼花缭乱。经当地人证实,羊角山最少有三只角,在不同的位置看到的是不同的羊角,但在同一个位置只能看到两只角,具体在哪个方位是由哪两只组成的,当地人说,他们也被恍得眼花了。 

  日 照 岩

  羊角山靠舒家大屋场一侧有一段岩上,像刀削一样整齐、雪白,无杂草、藤树附着,它脚下有一碧绿碧绿的潭,每到夜晚,绝壁上就如明灯高照,随着绿水碧波的荡漾,现七彩霓光。当地村民夜晚从此路过,如同白天,无需灯明火把,久了,村民便叫它“日照岩”。因站在深潭处向上看,似有万丈高,令人头晕目眩,村民亦叫其“万丈明岩”。

  阴 坡 纸 厂

  在汪家河纸厂遗址,两个千斤重的大石圆盘, 一个躺着,一个站着,长满青苔,说是叫碾子。它们躲在草丛里向世人无言地诉说着一段辉煌的造纸历史。

  一个搭在河边的茅草棚,一架水车,几口池子,一副碾盘,还有几张竹帘子,竟然养活了几代阴坡人。

  阴坡人造纸离不开竹。首先得将竹子从山上砍回来。一拨一拨的人在各个山头将砍下的竹子打捆绑紧,然后用长短不同的“哦嗬”声相互约定好后,再依序往河里放竹,最后到河里去捡竹,然后放排到纸厂;用大锤将竹子砸破,叫破竹,砸碎的碎竹要在石灰水里浸泡30多天,称为泡竹;碎竹泡软后,就是洗竹了,石灰清洗干净后,将它们放到碾盘上碾,叫碾竹;泡好的碎竹被碾成细末后,就要堆起来发酵了,称为捂竹;经过发酵的竹末更柔软细腻。发孝成熟后,将竹末放进水池搅拌,称为搅竹,也叫打梳滚,搅拌均匀后,用竹帘子开始舀竹,也叫端浆,是一个滤水的过程。端浆是技术活,纸做得好不好,全看最后端浆的人。端浆均匀,纸张才会均匀,端浆的技术全靠自己练,就那么一个手势,一学就会,但要端好却要用心地练习。端浆滤水后,就要把浆盘放在榨子上榨干,竹浆榨干后即成毛纸,打磨光滑后,修剪成型即完成造纸的全部过程。这是阴坡人造纸必须经过的过程。经过压榨成坯出模的纸,质量好的,便被打磨光滑,有的用于学生做学问,有的做成皮纸,皮纸含有油脂,不易变质损坏,是最好的用于记载历史大事记的用纸,亦有人用它裱糊窗户或是包装最贵重的物品。但阴坡出产最多的是火纸,也叫烧纸,主要用于祭祀和做手纸用。火纸作为手纸,结束了人类用瓦片、树叶、包谷壳叶等做手纸的历史,亦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。阴坡的火纸曾远销沙市、恩施、建始、鹤峰等城市,以及沙地、新塘等周边乡镇。在阴坡背力,往外运火纸曾经是一部分红土人维持一家人生计的主业。

  1982年以前,阴坡有汪家河纸厂、曾家纸厂、阮家河纸厂等三家纸厂。可以想象当时是何等的繁荣、忙碌景象。

  阴坡大事记

  1936年,舒吉贤、舒德勤、姚品书三人参加红军,跟随贺龙闹革命。1937年贺龙带着红军离开红土,三人被留下来继续开展革命活动。当年7月6日,在清匪反霸运动中,舒德勤、姚品书被当地还乡团杀害。舒吉贤因到云阳背力,逃过一劫,直到2000年去世,终年91岁。

  解放初期,阴坡先后设置初级社、互助组、大队部。1958年,阴坡每户留一人看家,其余190多人到红光铁厂大练钢铁,1960年又返回阴坡,成立阴坡大队部,后建冬竹坪小学,下阴坡小学。后于2000年先后撤销两所小学。

  1979年,恩施地区的板党、窑归、锦丝、坝漆四大特产,名广全球。因红土天落水马富坝的复叶长生漆,树干高大,质量好产量高,被定为地方优良品种。为了赶超茅坝生漆,时任区委书记许江崇在马弓坝召开复叶长生漆发展大会,会上确定了阴坡大队的徐可立、伍习莲等4户人家,共计22口人,在大队称商品口粮,专职在冬竹坪生漆基地发展、管理生漆树。直到1982年落实责任制,取消此政策。

  1996年,时任州长张洪伦亲自批示“阴坡需户户通电”。1997年恩施州、市两级水电部门全力解决,阴坡通电。97年阴坡农网改造通电以前,冬竹坪刘家大院刘先召自造发电站,为5户24口人通电。

  2015年,阴坡户籍上仍有197口人,其中17人大学毕业,8人中专毕业,一人正在读研究生,有3名国家公务员,2名国家教师,一名医生,11名党员。木、石、竹、漆、铁等匠师、艺人15人。

  坚韧的阴坡人,让我想起羊角山上的酒巴树。酒巴树在一丝土都没有的岩壳里可以千年万年地生长、存活。因水分少,是烧炭最好的材料,曾是阴坡人最大的经济支柱产业。因为五六十年才能长到酒杯粗,村民就叫其酒杯树,久而久之便被叫成了酒巴树。满阴坡的酒巴树,细小的圆叶,草绿色,不张不扬。  

  早春,在阴坡徒步旅行

  沿原始村落马弓坝,从清江的支流马尾沟溯流而上,在冬竹坪踏“天梯”过河进山,便是上阴坡唯一的路。时而沿着汪家河嬉水而行,时而又走进林荫小道,踏着厚厚的落叶,绵软温暖。枯枝“嚓嚓”的脆裂声与枯叶“咝咝”的摩擦声刚柔相济,便又多了些许惬意。阳光从高树软藤的枝叶间撒着金色照进来,鸟儿穿梭不停地欢叫,那心便飞了起来。一个鹅卵石与另一个鹅卵石,许是被远古的海洋遗落于此,现在却在汪家河以一根独木联姻。站在独木桥上,看自己的倒影被浑圆的土鱼穿梭,便忘记了踏上独木桥时的那些战战兢兢。

  下河、爬坡,山路十八弯地起程转合。在傲天长“咩”的羊角山下,在刀削的日照岩前,在葛藤湾的葛仙女母子沐浴图前,在穿着大脚裤的小妇人端出来的那一碗浑圆肥实的土鱼面前,我仿佛回到亿万斯年前。石磨的鱼叉,火铳的硝烟,刀耕火种的小米,似见一群扎着茅草裹着树叶的祖先在那里以水当酒地狂欢。

  牧羊人,在河边将鞭子甩起清脆的响声。一架风烛残年的水车,曾让文明在汪家河造纸厂的碾盘上碾压、成坯、出模……

  爬上峰巅回头望,星星点点的,大山深处皆人家。只是山做了门扉,树做了卷帘,羞羞答答地欲露还藏处,灰瓦翘檐,一口老井,一匹竹简,一条小溪,一副妙笔丹青。在吊脚楼上听燕子“啁啾”低语,从四角天井看蓝天白云。风清云淡、闲庭信步,凭栏处,将山水看不够。晨起,山岚五彩纷呈,露珠晶莹剔透,青山醉了,绿树醉了,画眉醉了,人也醉了……

  阴坡人的梦

  老书记舒业词最大的梦想,就是把阴坡的路修通。他说在阴坡要水有水,要山有山,上不及石灰窑冷,下不及马尾沟热,这里的土地又没有农药、化学肥料污染,种的什么都好吃又健康,住在这里神仙一样的日子,能搬到哪里去?搬到哪里都不习惯。国家出台了一届又一届移民搬迁政策,一些人在外面置家置业后,阴坡的房子和土地都还在管理起的,说起来就是舍不得这里,搬而不迁。

  组长梅博成说,阴坡和陈墙岩两壁夹山,山上的草肥得绿哄哄的,只要把下冬竹坪和上三叉溪的路口搞个蔑耙织一拦,4300多亩山林,山上要水有水要草有草,要是在里面喂鸡子或是羊子、牛的,天下第一。他还说:“现在那么多大学生回乡创业,我儿子在武汉大学,还在读研究生,要是他回来搞这个事一定搞得成功。”

  村民梅长贵住在汪家河的汪家桥边上。“再怎么搬迁,我这个地方我是不得卖的,我老姨在建始石门河住,最开始搞开发的时候,他把石门河边上的房子卖哒,现在想买也买不回来哒。”他又对博成说:“河边上的房子不要买,我们这里风景这么好,城里人没得地方玩哒,最终这里是要搞开发的。”

  二十六岁的阮欣明是独生子,他的父母于前年相继去世,留下他一个人住在冬竹坪的山尖上。四周都是山林,要种多少地就有多少地。三间吊脚楼的木房子,两边都有走廊,前后都是竹林,门前是羊角山,门口是汪家河,一匹竹简就将一股山泉引进了家里。他说,在阴坡,一个山头住一家人,太偏僻,连媳妇都找不到,现在红土乡政府在搞新镇开发,他要出去打工挣钱,希望到时候能赶上政府扶持阴坡搬迁的好政策,他也好在新街上买一套房子,找个媳妇,种地的时候回阴坡,平时就在街上做生意。

  大岩村委会的书记陆成松说,阴坡通路也就是最后一公里的问题,从马尾沟下面,公路已经到了阴坡境内的冬竹坪,阴坡最高处,从马富坝已经接到了阴坡的王家大山边,从红土溪方向,已经通到把持组,到阴坡也就是最后四五里路了。他说公路是一把双刃剑,阴坡人因为不通公路而生活艰苦,发展缓慢,但也无形中给他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。因为不通公路而保护了现在这么好的生态、植被,阴坡境内的山林里野生天麻、七叶一枝花、田七等名贵中药才,以及木耳、木笋、野山菇等野菜遍地都是。阴坡算是一片没有被污染的净土。一条河、一座山,羊角山、葛藤湾等无数处风景点,遍地的山泉,古朴的四角天井屋、土家吊脚楼等元素,是别人想买都买不到的。有人说这里是养生圣地,有人想把这里开发成养胎静地。目前,开发需要慎重,需要考察和论证,我们不能再把所拥有的东西随手毁掉。他说有人联系要到阴坡搞徒步旅游,村委会得做些线路安全方面的考察后,会考虑招商引资,在旅游沿线搞些有赏服务,这些恰好都是有利于老百姓的经济发展的。